路灯

路灯

指尖划着深棕的楼梯扶手走下,教学楼大厅的挂灯衔接着正在施工的泥泞道路,让我有一种身处列车站台的感觉。
站台下是轨道,站台上是一方天地,轨道的延伸处,又是一方天地。
才过小雪,街边的风缩紧路人的衣领。我从拼接成马路牙子的砖块中挑拣出规整的部分来走,偶有学生蹬着单车掠过我身旁。
结束自习回到寝室的这段路,走过时,总能感到切实的放松,这最近也激起了我对“走路究竟能不能解压”的好奇。
突然想起有个人说晚上要值班,破坏了他这周回家的计划。吸进一口冬意,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。
“喂?”
“你那边弄完没有?”
“还没有…你要干嘛?”
“不是八点半就该结束了吗?那你今天应该真的回不去了啊。”
“我迟到了…所以拖晚了,干嘛?”
“没什么,就问问。”
触碰了红色的电话图标,我将手机揣回卫衣口袋,向前没走两步,一团橙黄的光拦住了我。
是一盏路灯,它有着格外粗的灯杆,和四颗灯泡。
过于明亮了,以至于我会愣在路灯旁,抬头直勾勾的盯着那四顶大灯。压抑、刺眼、呆滞,甚至是肃穆、庄严,纷纷闪烁在我的前额,我一时不知如何去换气。
这路灯,真是既突兀又合适。
我又往前走了两步,抬头,那一系列微妙的情绪依旧干扰着认知。我径直走到了它背后,不再那么刺目的光,让我竟有些失落。
旁边走过一对爷孙,小孩子骑在老人的肩膀上,喜意盎然,我夹在光与光之间,略显疲态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