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眼

苹果眼


那些被你苦苦执着的东西,往往会对你进行重复的折磨,难以停息。

李的苹果从桌边滚落,他伸手去接,却抓了个空。
苹果啪在了地板上,又被捡起,摆回到桌子一角。

他的手指一屈伸,李的苹果再次落下,他伸手,没够着,“啪。”

青嫩的苹果皮上多了两块淤青,想必也会越来越多。

他又一次伸出手,指尖就快挨到苹果身子,轻轻一碰,那颗苹果绕着手指划了个六十度,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苹果做好了降落准备,或许还没做好?

两条手臂探出,和娃娃机里的夹子一样,夹向了苹果。他猛地用力,右手指甲扎进了左手指头根部,可怜的苹果已然看不出伤势程度。

老兵苹果尽管伤痕累累,依旧被毅然决然地推出。

他早把椅子挪开,双脚后蹬,向前扑出。虽然怀中落空,额头倒是有了着落。鼻翼有一股热流淌过,他手撑着地坐起,那将死的苹果正躺在一旁。

李是想吃那颗苹果的,是青嫩无损的那颗。

但从第一道棕黑烙印在苹果上起,他就自觉难以回头了。

“这既是我的选择,也是它的选择。”李觉得。

他认为自己还是太莽撞了,李开始试着假设自己是这颗苹果,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捉住自己。

他试着将心态放空,盯着身前的空白,弹指,眼前的景象开始上移。蓄势已久的手刺出,他看见手掌向自己快速靠近,中指略向自己脑后,食指、无名指,小拇指紧紧跟上。

“很好,就差最后一步了。”他脑中闪过。

大拇指挨近苹果,用力,抓住。

指腹传来柔软触感。

“很好,成功了!”

顺势指尖也抠进苹果皮里。

他眼前仅剩漆黑,温热、异物感与刺痛逐渐向大脑反馈。

李下意识去捂住眼睛,却发现手并未作出想象中的回缩,掌心传来冰凉的触感,他松开一只手,迎来的面孔鼻翼两侧一片光滑,直到外耳,什么也没有。

“这人长得真是渗人。”李心想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