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校园章(四)

校园章

# 末次修改于 19.12.3 by 藏拙

穿着睡衣的男孩上半身忽的从床上立起,他大概自己也没意识到,这样好可以认真郑重地打开那个小红点,原本裹在头上的枕头也无辜地被弹在一边。

“自动回复——您好,我现在不在,请一会跟我联系。”

瞬间扬起来的心又瞬间荡了下去,像极了玩过的激流勇进里划车溅起的水。雨四像瘪了的气球一般又倒下去,静止了几秒钟,平时走路都带风的男孩子竟在此时微微撇起嘴唇,略显干涩的嘴唇却有着好看的轮廓。

可能只是在忙嘛,没看到消息,又没有什么,我,我也没想干什么,就是问下英语作业是啥,她没看到就没看到咯,我其实也快做完了,老师也讲了那些……雨四也不知道自己跟自己的对话怎么这样混乱,大概是他自己意识到今天没有哪一项作业是他没记清楚的。

夜晚骤冷的空气让他从思绪中抽离了一点,他麻木的、头也不动的任由手去找散落的枕头,再慢慢揪起被子胡乱盖了一下,顺便蒙住了头,但是雨四还不想闭眼睛,他像想起了什么,又摸来手机,看一眼,没有变化,他把手指在侧边的音量按键上,摁到音量到最大,这才好像放心了一点,把手机放到一边,又重新用被子蒙住头,突然很想那只柴犬,想把刚刚暖起来的被窝分享给它,然后看一眼它亮圆的眼睛入梦,确实是很治愈的,雨四闭上眼睛,少年逐渐脱离白日的脾气,任由梦乡与黑夜肆意揉合在一起。

此时,同在枬城的另外一个房间里还亮着,跟雨四房间不太一样的是,偌大的落地窗,每个夜晚都放映着万家灯火的景象;很有质地的窗帘和布艺反着光,与旁边一角的一座擦的很干净的钢琴辉映;桌上妈妈给邱寸送来的牛奶让整个房间里显得异常温馨和谐,如果不知道它已经凉了许久的话。

设计感很强的房间布局不失雅致,同时一些摆件和壁纸也将青春男孩子的气息展示得完整而高级。这些他从小就习惯了,父母都是高教育程度的人,来到这里提供给他的生活怎么说也是比较高质量的了,至少是跟身边的同龄人比。一直以来,在他的眼里,身边同龄人的言行大多有一点幼稚,他对自己的同学也都是不失礼貌也从不亲热,包括那些人,那些丑恶又卑劣的嘴脸,他也依然是存留着心底的不屑的。在他的成长基调里,生活包括学习里的一切他都应付的挺好的,不需要费太大力气或者忍受什么苦难。

他没有挚友,没有可以张牙虎爪嚷着“报仇”的后备兄弟,父母家人面前他必须保持完美的姿态,所以,对于那件事,他未曾露出半点声色,哪怕是脸上最显眼处挂的彩,他也可以以打球所致编出精致的谎言让人永远不会怀疑。基本上除开自己,无人问津,唯一今天有一个女孩子,无意看到他嘴角的鲜红,顺手给了他一张纸巾。

邱寸站起身把外套脱下挂在椅子背上,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体恤,若隐若现的锁骨隐约彰显了皮肤的温度,白皙但是几处伤痕俨然可见。穿着单薄的男孩子走到窗前,抱臂站定。

他最喜欢那面落地窗,从小就喜欢,小时候他可以贴在窗前看很久很久,把小手盖在眼睛旁,看白天的蓝天或是晚上的星火,他说过觉得那面窗像是一块屏幕,放着一部大电影一样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贴在那面窗户上过了,现在也只是站得很近,枬城的万家灯火在眼前这块屏幕上闪烁,火树银花,邱寸觉得又极像脑海中抹不掉的那些散落的、还未熄灭的烟头。他伸出一只手将窗帘拉上,关掉了屏幕的开关,黑屏对于他来讲就是一天的结束。

邱寸熟练地将牛奶倒入废桶,关灯,上床。过夜的牛奶和那些用过的药用棉签,会在第二天早上被处理掉。

邱寸妈妈看见儿子房间的灯熄了,缓缓从客厅沙发起身准备回房,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转身凑近听了一下儿子房间的声音,一片寂静,才又扭头回自己房间上床上坐着。身边邱寸爸爸已经睡着,她的嘴里呼出一口气,不知道是叹气还是疲惫的原因。

母亲总是敏感的,她总觉得儿子从什么时候开始都有些不对劲,虽然他向往常一样听话礼貌,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异常。从有一天早上,她收拾儿子房间,意外发现儿子的杯子牛奶被喝光了,晚上给他送牛奶的习惯从小就有,不过他从来都喝不完一整杯,每天早上邱寸妈妈都会来清洗那个还有一兜儿牛奶的玻璃杯,只是那天之后,每回都是空的,甚至都杯壁奶白色的印渍都很淡,她甚至跟丈夫讲过这个细节,不过丈夫当即笑了,说她上年纪了这么多心。

她无言以对,她何尝不希望是自己多心,她知道儿子一直很优秀,至少目前为止,儿子很对得起她多年的悉心培养和努力,作为母亲她其实并不在乎儿子现在成绩有多好,才艺有多出色,别人有多么称赞她教导有方,她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在健康快乐的同时,能成长为一个有修养而又正直的人,能够独立处理一些事情,能力和品质能够匹配他自己的野心,能在这个优胜劣汰的社会里选择属于自己最大的自由。她也强烈地害怕着,怕她爱的孩子在长大的这一路上出现什么意外,她不知道这种意外具体是什么,只是她的人生经验在告诉她,她需要时刻注意着,警惕着。

妈妈的眉头一直微微皱着,仿佛有一根线提着让它们无法放松,她看了一眼手机,有一条未读消息,是小寸老师发来的,说是让邱寸去市里参加一个物理竞赛,入围的还有班上另外一个女同学,叫阿粥。她回复了好,想着明天早上早餐时跟儿子讲,于是一边躺下盖上被子,脑子里计划着明日早餐鸡蛋的做法。

枬城冬日的夜过的不快不慢,眼睛睁开翻个身闹铃也就响了,刚好让人觉得有点没睡够大脑却又已经愈发清醒,雨四不舍地掀开被窝,奶奶在厨房大声喊着,四,是喝杂粮粥还是下面条?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在大脑中做出抉择,

“那个,昂,粥,我想喝粥”,少年蓬松着头发答到。

奇怪的选择,奶奶可不觉得孙子还会喜欢喝粥,不过也可能是吃面条多了想换换口,那就在粥里加点昨天熬的骨头汤。

奶奶端出的食物是那样诱人,煎的亮面微黄的鸡蛋饼里镶嵌着暗绿焦香的葱花,泛着油光冒着热气,小碟子里面装的咸菜先一筷子淹没在颜色厚重的粥里,再挑起一团趁还没被冷空气侵略赶紧送进嘴里,居然在唇齿上碰撞出绝香的味道,他竟之前都不觉得粥是这样美好的食物。

年轻的男孩子吃饭很快,三下五除二,是奶奶生气警告了多少遍也没用的事,“吃好了,奶奶你慢慢吃,我上学去了”,嘴里嚼着最后一口鸡蛋饼,抓起书包,门就“砰”的一声。留下奶奶无奈地笑笑,慢慢收拾起饭碗,脸上的皱纹和褐色的斑点像是一幅幽深而有味道的画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