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校园章(二)

校园章

# 末次修改于 19.11.28 by pancy

“哗——”

几乎是拉开窗帘的一霎那间,阳光就猛地争着抢着窜进温暖的屋子里。

阿粥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,伸了个懒腰,想“原来是下雪了啊。”突然耳边有几声狗吠,是那个宠物店的主人早起遛狗经过吧。不一会儿,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闪过一抹橘黄色的小身影,灵动又欢快。牵引绳拉的不是很紧,明显的能看到小阿柴不断在上窜下跳,圆圆的黑色眼睛满是对这突然降临的冬天的欢心雀跃。昨天晚上的故事一下子就又被藏进了心底。阿粥心想,不如先享受今天的美妙。

“噗——哈哈哈哈”也太可爱了吧。于是阿粥的心情一下子变好起来,差点就要升到了阈值。她轻轻在窗户上哈了一口气,趁着水雾还没散开,用小拇指画了个圆滚滚的柴犬头。刚被笑意带动的双颊又活动了两下,眼睛笑的眯成弯弯的缝。嗨呀,今天要是美好的一天啊。

家里其他人都还没醒,阿粥随便套了件旧外套就出了门,正好碰到宠物店的老板遛狗回程。小阿柴冲阿粥汪了几声,阿粥笑着弯下腰小心拂去阿柴脑袋上的雪水,“要去上学咯,下回见!”

和宠物店小阿柴道了别,阿粥又走到了买早点的阿嬷面前,“阿婆,一份米糕” 阿婆的脸在热气后显得亲切慈祥,“粥粥喔,个要么事来婆婆这里耍,婆婆请你恰早茶喏!”阿粥应下,阿婆平日里对她很好,经常在她没事的早晨喊她来吃点早茶,阿婆的老伴儿,也就是阿公,也会喊阿粥来陪他下下军旗。

在认识阿粥的人眼里,这个小姑娘乖巧懂事,又充满了年轻人的纯真可爱。虽然好像偶尔显示出一点距离感,但是想到粥粥家里情况就又明了了,又余下些许心疼怜惜。

# 末次修改于 19.11.29 by Aysamu

……

雪间路上迎来冬日白芒,

他只觉心里空空荡荡,

街道上人潮熙熙攘攘,

这条路走的跌跌撞撞,

诸般坎坷让他迷失方向。

冰冷,潮湿。这是他刚清醒时的感觉,紧接着的,肩膀,后背,大腿,胫骨两侧,从身体各部位传来的阵痛正在逐渐发热,发酵,他能感觉到某些神经元跟着自己一起醒了过来,大脑开始接收这些疼痛。

咬住牙,深吸一口夹杂着排泄物异味的空气,他扶着隔间的墙壁勉强站起。推开虚掩着的,用马克笔或铅笔写上了不少联系方式的门,厕所里已空无一人。他闭上眼,屈辱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。

呛人的烟味,卑劣的要求,关于作业与考试上的步步退让。可他们竟还不满足,金钱,唯独这一点是他难以妥协的,让他去摸父母的钱包来满足这帮渣滓。罕见的反抗换来的是惊讶,是因挑衅而生的怒火,是肢体的发泄,是毒打。他抱着头,之前种种压榨,他可以视作是因自己优异的成绩引起的嫉妒,他可以告诉自己这是在怜悯这群悲哀的傻瓜,但是被勒索金钱,这让他真切感受到自己是个被欺负的可怜虫,他还不能,至少现在还不能坦然接受。

他又看见了,摔向地面的半截烟,挥舞着的拳头,飞向自己的痰液,和自己相同颜色的校服,以及……渣滓们的背后,突然出现的男生。渣滓们显然注意到了他人的闯入,为首的人瞥了一眼,那男生不做声响,转身背向众人,径直走向小便池。在此之后,他的记忆便不再清晰。

不该来这么早的,给这群混蛋抓了个正着。他有些懊悔,但无济于事。出厕所后,回到教室,他走向自己的座位,靠窗,窗外白的令人有些恍惚。后座的男生已经坐在那里摆弄着早读课本。

“尿的怎么样?“

”还好。“

他坐下,偏过头,伏在桌面上,白色,只有白色。

雨四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,因为他从来都不是弱势的一方,前面那小子怎么会被人欺负的,不就是因为不会安排自己?换做是他,就不会如此,他懂如何接过话题,他懂如何融入集体,他懂如何去选择立场,很多时候看不到他身边簇拥着人群,只是他不想如此罢了。但这些道理轮不到他来讲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有那时间操心别人的事,他宁愿放空自己看看窗外那棵挂满银白的,叫不出名字的树。

哦,他叫什么来着,是邱寸,好像是这个吧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