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糟糕的宿舍

三期

  灰黄铺陈的走廊,

  暗红近褐的木门,

  刺眼亚白的大厅;

  粘稠的,

  蠕动的肉体;

  破烂不堪的纱窗,

  微薄的风掀起闷热的尘土味;

  这已是恩赐,

  在喑哑的上铺,

  拖曳癫狂的夜晚即将到来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