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电击惩罚与锁链

电击惩罚与锁链

本文所谈论与狗相关,勿乱联想。

叔父将老宅改建作民宿经营,乡下较为空旷,便购置两成年边牧作看家用,唤名八万与九筒。

我要说的与九筒相关,两次见面,一周间隔。

有亲戚离世,返乡奔丧,落脚老宅。

刚下车就察觉一物体飞来,两只爪子在我没来得及反应时扑在了大腿上,脑内重量同冲击取缔了空白,待回过神来,人已踉跄两步。低头,入眼一条头套黑丝袜、面戴白口罩的生物。尽管被人盯上,它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,悠哉悠哉地扭头走了几步,再转身,助跑,扑来……

意外的是,夜间九筒并未被主人关起,它用一道黑影回复了我们。

原本以为是一条不归家的狗,临近睡前它竟溜了回来,在门前扒拉扒拉、嗷呜嗷呜,和门内的八万一同唱双簧,将我们折腾到半夜才得以入睡。

国庆,返乡看望奶奶。

抵达时已是晚十点,在车上听叔父说因八万扑倒了一位老太太,给了客人一笔赔偿。八万因此付出代价,被拴在门前空地上。

故下车时迎来了理所当然的平静,随处走走,在遮阳伞下的桌上发现一遥控器状物。询问,得知是电击狗的东西,我想当然以为是电击器,摁下按键,从远处传来一声痛呼。

那是止吠器——搜索之后我才明白。

夜晚,与毛发洁净,与孩子们追逐嬉戏的八万不同,九筒独自趴在一处草中坑地里。我略微走近,出声唤它,未响应。索性蹲在边上,打开手电,再唤,未响应。

许久,我起身走进其领地,它才肯向我走来,它必然不知道有一次电击是我按下的,于我而言,它知或不知都不会影响我的想法和行为。

按住狗头,就能看见充满污秽的狗嘴。毛发已经发硬,随手一抓就能碰到打结的毛。它似乎想对我下口,仅管不是攻击,但我也不会让它得逞,它试图靠近,我就掐住脖子推之开来。

向下按去,九筒自觉趴在地上翻过身来,逗弄一会儿后,我便离去,我只觉可惜。

欢迎投喂,但你的支持就是对我最佳的回馈。